加入收藏 | 集團網站 | 大有網站 | 義煤OA網| 耿村e家人

小鬼子
發布時間 2019-07-12

  十八歲那年,小鬼子終于造出了他的自行車。
  當時村里有自行車的人家寥寥無幾。村里人很稀奇,小鬼子推出自行車的那一刻起,小鬼子再也不叫小鬼子了。大家都叫他 “晚子”了。這個摸一下,那個摸一下,但除了晚子,沒一個人會騎,他什么時候學會騎的,誰也不知道。
  小鬼子每天穿得干干凈凈的,騎著回頭率超過百分之百的自行車,呼呼地一趟一趟從村子這頭跑到那頭,很是得意。
  盡管小鬼子自己很得意,但村子里的人對他印象極不好。他爹反子已經老了,掙不了多少工分了。他媽下地也頂不上全勞力。可小鬼子晚子卻不好好上工。一年到頭分不了多少糧食。村里像他家這種情況的,總會抽空到外地搞個副業,或者偷偷地販點山貨換點口糧。可一來他爹媽心痛他,二來他自己整天把心思放到他的自行車上,也沒往這上面想過。米不夠菜來湊。他爹反子的原則是量入為出,“一頓半瓢,一天瓢半”玉米糝,再加多多的野菜。日子過成這樣,眼看已經成大人了,還不知道過日子,著實讓人低看。
  可就這日子,就這口碑,小鬼子晚子在下一年還是找了個對象。姑娘叫月枝,是街上的,聽說她還承諾不要彩禮。那時山里的小伙到更山里找媳婦,山里的姑娘到川里找婆家是一般規律。可小鬼子的對象不單是川里的,還是街上,這實在是讓人大跌眼鏡。可人家姑娘就喜歡干凈利索的,就喜歡不愛多說話的,就喜歡小鬼子,別人再不忿,也沒用。
  這下小鬼子更加得瑟了。每天上工磨洋工,下工也不上自留地干活,騎上自行車到各處亂躥。心里那個美呀,別提了。話好像也多了。
  可不長時間下來,小鬼子晚子就覺得沒意思了,連他那個對象月枝也懶得約了。

  其實這事的根還在月枝那兒。有一次月枝帶著小鬼子去街里的學校找她教學的表哥玩。在表哥鄰居家里,小鬼子第一次見到了叫收音機的家伙。
  這下,小鬼子既不和月枝說話,也不和表哥搭腔,就像當年看馬蜂窩一樣研究起了那臺看上去十分龐大的自制收音機。
  在月枝連叫了幾次不得不離開后,小鬼子十分不心甘。收音機是怎樣收到音的,連想了幾天后,還是想不明白。在幾天后下了晚工,小鬼子飯也沒吃就騎車跑到了表哥的鄰居家。向那個教物理的鄰居張老師請教了一晚上,最后還借了幾本書。
  從此,他下工后就有事可干了。做木盒子,搜集電線,還趁下雨天不出工的日子,跑了五十多里山路到硫磺礦上偷了一塊幾十斤重的礦石。可他還是做不成收音機,有幾個必需的零件還是自己做不來,必須去買。他又偷了鄰居好吃媳婦和啞巴媽攢來用以換鹽和洋油的雞蛋,曠工騎了一天車,跑到一百里外的縣城才湊齊了收音機的零件。
  1965年8月17日是一個值得石凹村村史上記載的日子。這是石凹村第一臺家電誕生的日子,也是小鬼子晚子的生日。其實小鬼子也不是非要在他生日這一天組裝成功不可。他事實上幾乎沒記過自己的生日,只是他買回零件的當天實在太餓了,也太累了,盡管很想裝但最終沒裝;第二天,好吃的老婆堵著他家門子罵了半天,他實在沒辦法干下去;第三天他搗鼓了半天,收音機怎么也不出聲,當天下了晚工后,小鬼子找來了張老師,查了一個晚上才找出了毛病。七錯八錯才在17號這一天裝成了收音機。至于這一天是他的生日,是后來才想起來的。
  收音機天線架起的那一天,好多人來他家聽,連大隊支書都來了。他啞巴媽的臉都笑得褶子亂飛了。可第三天公社的武裝干事就來到他家,說他家搞出了個電臺。其實都是天線惹的禍,那天線實在是太大了,想不招搖都不行。
  后來,大隊里出錢讓小鬼子給支書和隊長家里各裝了一臺,村里也給小鬼子家多記了一百個工分。

  可惜這工分只給記一次。小鬼子結婚后,媳婦月枝盡管有思想準備,但終于還是過不貫“一頓半瓢,一天瓢半”的苦日子,和他離了婚。父母去逝后,他帶著唯一的兒子來子,饑一頓飽一頓的。1976年,來子不到十歲也因患了肝腹水而夭折了。
  即便是這樣,小鬼子還是天天穿得干干凈凈的,騎著他那輛有點過時,也有點舊,但一點也不破的木制手工自行車,帶著礦石收音機的重孫子在村里穿梭著。
  四十歲那一年,他在街上開了一家無線電修理鋪。鋪子就開在他小舅子隔壁,生意挺好的。自覺有點對不起他的前妻還給他介紹了個寡婦。四十三歲那一年他又做了一次新郎,只不過因為計劃生育,還因為老婆實在是不愿意,要不他會再生幾個兒子。
  老婆不是不愿意給他生,她的孩子實在是夠多的了,四個全是男孩。大的留給了孩子的爺爺,其他三個都跟著過來了。想想以后的生活,實在是害怕。
  家里的事,小鬼子是油瓶倒了也不扶的。他的精力都用在學習和教孩子讀書上了。小學三年級的底子,也不知像蚯蚓一樣的電路圖他是咋 “啃”下來的。他干勁十足,不光是修收音機,還逐漸學會了修電視機,先是黑白的,后是彩色的。三個兒子的學習,他是絲毫不放松的。孩子們的課程,他雖然不懂,但他識數,每天都檢查一次作業。每年請孩子們的老師吃一頓飯,每月見一次校長,每星期見一次班主任。對責任田小鬼子一點也不負責任,他自己很少干,更不讓孩子們干。至于老婆干不干,他是不操心的。
  后來三個孩子都先后考上了大學,都是學計算機的,老二上的還是軍校計算機專業。
  現在小鬼子的年齡大了,生意是早就不干了。孩子們都有了自己的事業,對他這個后爹,都很孝順,也很尊重。每年他的生日,自己記不住,可孩子們都會給他帶來驚喜。因為電視上網絡上抗戰勝利七十周年的宣傳鋪天蓋地,他知道了今年是他七十整壽。忘了告訴你了,小鬼子不但學會了上網,還經常織圍脖,網名就叫“我是小鬼子”。
  生日前小半年,他就在網上開了個家庭會議。他說,要把生日改到9月3號。孩子們說,生日只能提前過,咋能往后挪呢?他說:“我是小日本一槍打出來的。但那個日子不好記,挪到9月3號,抗戰勝利紀念日,全國人民都給我祝壽,多好。”(完)

(新聞中心   劉彩鑌)

[ 點擊數:] [打印本網頁] [關閉本窗口]
相關內容
查無記錄

 河南能源義煤集團   版權所有   豫ICP備10204243號    
地址:河南省義馬市           郵編:472300    

 

  網站管理
五月婷婷开心之深深爱